電視數位化 救得了台灣電視嗎?

Posted by roccoon on 11 月 19, 2006 in 網路分享 |

踏進東森媒體集團總裁辦公室,立刻就可感受電視台的速度感,工作人員講話快,吃便當快,收拾殘餚更快,「做事慢,」一位工作人員說,「總裁最不能忍受。」

從面前五道素菜(花椰菜、苦瓜、沙拉、海苔飯等)和一樣湯抬起頭來,王令麟手戴佛珠,訴說他媒體帝國的遠景,「我們要成為華人世界第一大媒體,」晃動著手上的佛珠,王令麟說,「二○○八年,在全世界三十萬家旅館,可以看到東森轉播的奧運,和CNN比美。」

王令麟最近賣掉手中持有的東森媒體科技(有線電視系統)股票,將專心發展內容產業。「不怕沒人看,只看內容好不好,數位電視後,需要的內容更多。」

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委員劉幼琍,下班匆匆去接小孩,小孩常都嘟起嘴,嫌她太晚來接,看不到喜歡的卡通影片,「有了數位電視,」她說,「節目可以隔十五分鐘,在另外一個頻道播放,就不用擔心了。」

當你坐在家裡,盲目地轉著遙控器,選不到好節目,或者為了要等一部HBO的電影,要等到半夜才能看,或者一回到家,就錯過了你最喜歡的節目,實在鬱卒。數位電視可以幫你解決這個難題。

有線電視正面臨三大轉折點:

 一、新成立的國家通訊委員會,正極力推動電視數位化,未來消費者有更多選擇,將改變有線電視生態,也會打破現有寡頭壟斷局面。

 二、五家有線電視系統,三家已被外資買走,台灣有線電視戶六○%(約三百萬戶)都掌控在外資手中,遠超過很多國家比例。有線電視經營已達飽和,這些外資必須投入龐大經費進行技術與服務升級,才能更吸引觀眾。

 三、中華電信發展MOD,短短三年,已經有二十萬客戶,透過網路收看電視(IPTV)已經成為世界最新趨勢。「有線電視不提升水準,未來前途不會看好,」遠傳電信總經理楊麟昇說。

雖然很多知識份子和社會菁英以不看電視為傲,但是統計數字確證鑿鑿,根據中央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所做二○○五年調查,八○%大眾日常生活最重要資訊娛樂排行依序為有線電視(二七.三%)、行動電話(一四.八%)、家用電話、上網、報紙、雜誌。平均每人有線電視每日使用八七.六八分鐘,一家四口就超過五個小時,其次為網路約一小時,書籍和報紙雜誌個半小時。因此有線電視一舉一動變化,關係重大。

而且它也是個好伴侶。老人,必須獨守在家,只能靠看電視打發時間,「沒有它,我真不知道我媽媽如何打發時間,」公益廣告主持人王念慈談起自己在外面工作十幾個小時,九十歲的母親必須靠看電視打發時間。

有線電視先天不良、後天不全

數位匯流裡,電視、電話、網路、手機四網合而為一,有線電視成為最不數位化的一環。數位台灣缺了一角,當韓國、日本、新加坡都能用電視上網,「台灣電視已成為數位沙漠,」台灣寬頻執行長戴大偉說。

在台灣,有線電視先天不良,後天不全,造成今天難以進步提升。

二十餘年前,台灣有線電視開始發展,多由地方民意代表或黑道人士主持,往往私接一條電線到住宅,放一些沒有版權的西洋電影或日本摔角。現任台基網董事長簡森垣,當時從東海大學畢業,回家鄉南投寫軟體,「每次去和那些老闆收軟體錢,就看到那些人在數鈔票,」他說,「拉一條線,每個月就有進帳,實在是好生意,我也決定加入。」

非法十餘年,一九九三年,新聞局長胡志強任內,制定《有線電視法》,將業者就地合法,規定每家業者必須有兩億資本額,小系統台無法生存,於是財團開始紛紛購併。現有五大系統,不是台灣財團所有,就是國外財團所有,如中嘉、東森、台灣寬頻、富洋。屬於富邦集團的富洋還沒有賣給外資的打算,「我們有固網、台灣大哥大,結合起來,我們的敵人是中華電信,」富洋媒體科技執行長賴弦五指出。唯一非財團的本土系統是台基網,有收視戶三十萬戶,大部份在南投、台中縣、嘉義縣偏遠地區,董事長簡森垣希望撐到最後一刻,保持其獨立和本土色彩。「沒有本土系統,哪來本土創意文化,」他說。

台基網曾經為了在南投山區架設有線電視,租用小飛機,為偏遠地區家戶帶來有線電視,成本高昂,「但是裡面如果有個小孩,因為看了CNN,對國際事務有興趣,變成未來的外交部長,」坐在保齡球館改建的辦公大樓,迎著中台灣的陽光說,「這個投資絕對划得來。」

政商實力日益驚人

目前,有線電視佔寡頭壟斷之利,雖然一區內,有兩個系統可以選擇,但是兩家似乎有固定默契,哪家哪戶屬於哪個系統涇渭分明,代理HBO、EPSN的永同總經理趙鎮泰,有次不滿自己所住大樓的服務,到對手那裡,居然還遭那家拒絕,希望他回到原來的系統台,「哪有把生意往外推的道理,」趙鎮泰說。
他們更具綿密政商關係網,東森集團裡網羅數十位新聞界高階主管,甚至前新聞局長趙怡、前副局長吳中立都在其中。「他們都在這裡找到第二春,」善於開會罵人的王令麟說,「我給他們兩倍薪水,也要他們兩倍付出。」

現在這些系統更具國際政商實力,台灣寬頻總經理戴大偉和現任東森多媒體事業(系統台)幕後主持人唐子明,更是卡萊爾集團在亞洲關鍵人物,這個隨時可動用資金,買下九個台積電的私募基金,為前後兩位美國總統布希和阿拉伯親王理財,國際政商實力雄厚,甚至可以影響白宮決策。

「過去幾年,不是外行領導內行,就是為一己之私,朝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,並坐擁壟斷市場之利益,」NCC委員謝進男猛烈批評。

系統業者的確坐擁厚利,獲利率均在三○%,EPS達四、五元之多,「他們真是惦惦吃三碗公,」一位與有線電視業者接觸頗多的人指出。

連某些頻道及頻道代理商都坐擁厚利。最大頻道代理商,也是年代電視台董事長練台生,二十餘年前開錄影帶店,靠著膽識、經驗,結合各種勢力,拿下多家頻道代理權,整合不同意見,和系統業者坐上檯面談判多年,而獲取豐厚利益。

據一位圈內人估計,他個人就五十億身價。相當於八大電視總營業額的兩倍半。

俗擱大碗 卻傷害本土創意產業

台灣有線電視收費低廉,是平民化產品,五百五十元到六百元之間,可以看八十幾個頻道,連國外要額外收費的HBO、Discovery等都免費看,典型的台灣俗擱大碗,但是沒有解說,沒有互動,沒有選擇。「就像餵鴨子,給你吃什麼就是什麼,」一位業者說,「他們認為已經那麼便宜了,你還能挑食嗎?」

但低廉收費卻戕害台灣本土創意產業。收視戶所繳的五五○元到六百元裡,三分之一給頻道業者(即觀眾所看的電視台),大部份頻道業者都分給如HBO、ESPN以及韓劇等,台灣本土文化產業很少在有線電視立足。「全都給外商賺走了,說什麼本土電影、電視、創意?」崑山科技學院教授李天鐸說。

電視台只有製作新聞節目,或談話性節目,一集兩萬元就足夠,「因為成本最低,」專門代理HBO的趙鎮泰說,「一部轉播車,幾個記者,不斷輪番播同樣新聞。」

又為了搶尼爾森收視率,煽色腥新聞不斷,談話節目成本也最低,一集三萬元就可完成。東森總裁王令麟回去和母親吃飯,母親吃不下,教訓他:「東森新聞專門報導打殺、自殺、情殺。」

吃素多年,是星雲大師忠實弟子的王令麟,卻認為「Show me the money first」最重要,觀眾已經吃慣煽色腥,口味已經太重,吃不下清淡的了,「媒體是亂源,我吃素就是為了要渡你們,」他振振有辭地和新聞部人士說。

「多頻道,並不等於多元選擇,」政大教授翁秀琪說。例如台灣看似一百多個頻道,但是頂多只有四類節目,而且每類裡都大同小異,新聞、購物、綜藝、戲劇,觀眾沒有多元選擇。

翁秀琪說,一個資訊多元的社會更要看書、看報紙、雜誌,各取所需,例如日本讀報人口仍然佔多數,《讀賣新聞》是世界最大報紙。

有線電視現有弊病,數位化不一定能全部解決,但是能夠解決部份問題,觀眾有更多選擇,例如頻道可以增加到六百個,音樂頻道可能就有幾十個可以選擇,Discovery就有六個頻道,每十五分鐘在隔壁頻道重播,還可以設定要看的節目就會跳出來。

最重要,數位化後就可以互動,對教學、學語文有幫助。戴大偉說,他最希望引進數學或化學節目,幫助家長為小孩做家教,「我們學的早在四十多年前忘光了,」穿著牛仔褲的戴大偉,來台七年,一手為卡萊爾打造建立台灣寬頻公司,據圈內人估計,這次台灣寬頻轉手,他獨得十億元獎金。

電視數位化,與網路結合更具功能。一位熟悉頻道的業者曾經規劃在電視上教數學,學生看完後,用有線電視上網,到網路去找作業,做完後,有網路老師批改,當場可知道好壞。

NCC委員謝進男覺得更有潛力發展的,是電視商務,因為電視承載畫面能力強,上傳速度也比ADSL快很多,不管是企業對企業,企業對消費者,都會比網上更方便。「而且視訊、數據、語音,無線都能做,」謝進男很喜歡向友人展示,數位化電視能對企業做多大貢獻。

前景無限,到達之路卻崎嶇不平

NCC成立後,全力推展有線電視數位化,使得沉寂多年的案子起死回生。委員並希望能藉明年換系統台執照時,以數位化進度作為換照的重要標準。

NCC委員,在有線電視業者眼中,算是公正,較以前新聞局有公信力。委員更以清廉自許,連吃飯都不願意與業者吃。委員謝進男到台灣大哥大基金會演講「數位匯流」時,特別向記者強調,是台灣大哥大基金會,而不是台灣大哥大企業本身,而且是無償演講。在一片政府官員貪腐聲中,樹立了新典範,「我們都可以回學校教書,」他說,「我們不怕壓力。」

因此,有線電視數位化還算進展順利。其中最具關鍵的是,收視戶的機上盒負擔及費率問題,預期近來會解決,兩、三年間,台灣有線電視數位化將可達成。

NCC委員兼發言人石世豪,在十月初已經表示,有線電視業者已經達成共識,收視戶裡第一台免費贈送,第二台則必須收費。

另一個關鍵:費率,NCC希望能推動分組收費,將頻道分成幾種,各自包裝,降低現行基本費,在基本費上加收數位電視收費。而且將數位部份收歸中央,不會成為地方政府選舉討好民眾的工具(現行收費歸中央)。

但是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陳繼業指出,在第一台免費的條件下,數位化第一年的收視費用應從現行每月六百元調漲至六五六元。這點和NCC立場有很大差別,仍然有待協調。

NCC希望業者在明年系統台換照後,逐年以三%、六%、一二%、二四%、四八%、九六%比率建設數位化,並在第七年完成一○○%數位化。到時將關閉類比訊號,台灣將成為有線電視全面數位化的國家,延宕十年的電視數位化終於完成。

「國人不必再發起關機運動了,」NCC委員劉幼琍說。

文章來源/天下文化雜誌

Reply

Copyright © 2020 謎幻貝兒窩 All rights reserved. Theme by Laptop Geek.